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臺胞自述:這些在臺灣你看不見

2020-10-10 20:18:00來源:人民政協網
    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我國臺灣地區一邊配合美國污蔑、抹黑大陸疫情防控的同時,一邊標榜自己做得如何如何好,儼然將自己打扮成了“世界我最強”。然而,隨著不久前中國大陸、日本、泰國出現多例臺灣輸出病例,尤其是9月22日一天之內,菲律賓就檢出18位臺灣入境居民確診新冠肺炎病例,讓臺灣隱瞞疫情和存在社區性感染風險的話題再次被關注。兩岸在疫情防控上相比,到底誰好誰壞?近日,一位臺灣同胞以其往來兩岸的親身經歷,講述了他對兩岸防控疫情的切身感受。下面是該臺胞的自述:

  因為疫情原因,今年幾乎都在臺灣度過,每天看到新聞里不斷變化的確診人數,心里還是有些忐忑。但相反的是,大陸疫情控制得非常好,長時間以來并未出現本土病例,這也讓我對回大陸有了信心?紤]到工作以及身在大陸的父母親,我決定返回上海。而從臺灣到上海,一路看到了兩岸在防疫上存在的不同,才知道為什么很多臺商非要急著回大陸,原來,大陸比臺灣更安全。以下是我的返滬全部經歷:

  臺灣核酸檢測2到3天出結果,成本花費7000元新臺幣;大陸半天出結果,只需臺灣成本的1/10

  做好回滬準備后,我果斷選擇了中國東方航空作為去上海首選。

  在出發前,我不知道要不要先做一個核酸檢測,以備航空公司和桃園機場登機使用。但一問,在臺灣做核酸檢測,從采樣到出結果,需要2到3天的時間,而且不可以通過手機上App系統查結果,如果要看結果必須到醫院去取。因為臺灣能做核酸檢測的醫院并不多,有的需要跑到很遠的地方才能做。

  于是我先向桃園機場咨詢出境是否需要核酸檢測,他們告知不需要。我又向東方航空工作人員咨詢登機是否需要先核酸檢測,得到告知,港澳臺入境大陸,登機前不需要篩檢,但到目的地會經過免費核酸等一系列檢測才能安全入境,再進行隔離14天,之后才可以回歸社會生活。鑒于這樣的情況,我就索性不在臺灣做檢測了。

  

  △臺灣桃園機場候機廳

  回滬那天,到達臺灣桃園機場,換領登機牌、托運行李的過程中,工作人員先讓我們掃描二維碼進入小程序,按照這個二維碼的填寫規定,旅客在掃描填寫了機艙座位以及之前14天的行蹤,才得以進入候機室。原以為我掃的是臺灣的二維碼,掃描后才發現,是大陸第六版出入境健康申明卡。原來,臺灣出入境并沒有二維碼可掃。在辦理值機時,我特意看了別的值機柜臺,發現只有開往大陸航班才有二維碼和小程序,去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航班不存在二維碼。這一刻,我意識到了大陸對疫情防控的要求是多么嚴格。

  進入東航候機廳,大家都自覺保持距離,嚴格佩戴口罩,甚至有人還會戴手套和護目鏡。

  在安靜地等待后,上海來的飛機終于到達,機上的旅客陸續下機后,我見到幾個桃園機場的工作人員拿著小噴壺在消毒,還有人在快速拖地,桃園機場的這些工作人員未穿防護服,整個消毒過程也非常簡單。但與之對比的是,東方航空公司工作人員則全程眼罩、防護服等全副武裝。

  當我們排隊登機時,工作人員為每一位旅客提供濕巾擦手,并進行認真的消毒后,才讓進入機艙。按照東航規定,我們每個人都是隔開的座位,這保障了大家的安全。起飛后半小時,乘務員再次對旅客的小程序一一進行了嚴格的檢查,以確認大家準確填寫了個人資料。

  飛機終于抵滬,出了機艙下到廊橋,我看到廊橋上全部是身穿防護服的工作人員指引乘客陸續進入像方艙一樣的空間。而這一環節也讓我想到了臺灣:當境外飛往臺灣的航班進入機場時,你是斷然看不到這樣的場景的——全副武裝的工作人員宛若臨戰狀態,而在臺灣你看不見。

  

  △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到達口

  短暫的思緒被工作人員的問候打斷,我們進入方艙的旅客每人接到一份“采樣知情同意書”和一個試管。工作人員告知,我們的入境需要采樣以排查新冠肺炎。在同意書上,我發現上海方面在顯要位置明確告知此采樣檢測不收取任何費用。而這在臺灣,旅客卻需要支付7000元新臺幣。

  在同意書上簽字后,我們分別進入到一個臨時騰出的“小房子”里,那里的醫護人員耐心地告訴我采樣時可能會有不舒服的情況,然后小心翼翼地將器具深入我的鼻腔進行采樣。

  臺灣居家隔離,社區感染隱患大;大陸集中隔離,防疫無死角

  采樣完成后,我們各自領取了行李,走出“到達出口”后,我們需要選擇進入上海還是去往其他省市的分流系統,然后根據不同去向選擇隊伍。在工作人員帶領下我前往了進入上海的隊伍,在等候時又按照工作人員的要求手機進入到新的小程序里,嚴格登記填寫在上海的詳細住址等資料,這里還可以選擇14天的酒店隔離或是7天的居家隔離。但上海的居家環境需要工作人員提前調查了解,并對家人和環境進行嚴格的要求。

  在臺灣,旅客(大陸入境的除外)入境后不需要集中隔離,一般都是自己居家隔離,而衛生單位也不會像上海這樣先到旅客的家里做環境調查,他們也不管你家里有沒有其他家庭成員,當局不會對隔離者進行管理。最多是當地里長偶爾跑過來看看你是否在家,至于你會不會感染家人,他不管。如果隔離者與家人同住,一切都是你和你的家人自己注意,自求多福!這一刻我就明白了,為什么外界會質疑臺灣可能存在隱社區感染,明白了最近臺商為什么急著回大陸:因為大陸真的比臺灣安全。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選擇了在酒店進行14天的集中隔離。于是選擇加入離家較近的浦東新區隊伍。大約半小時之后巴士到達,負責浦東區的工作人員將我們同往浦東新區的7人引導到巴士車前,與車上的工作人員進行交接。驗明身份雙方確認無誤后,工作人員通知閘口放行,我們7人才順利登上巴士。而在巴士上,工作人員再次對每個人名字身份進行了核實。整個車上,我們一行7個旅客,卻足足有一個司機和4個醫護人員為我們服務,前方還有警車開道,這種“待遇”,實在罕見,這樣的事在臺灣根本不會發生,沒人會這么認真對待你。雖然上海的這種防控嚴格程度甚至到了“讓人煩”的地步,但大家卻又不厭其煩,我們都明白,這是保障我們不被病毒感染的最可靠的做法。

  終于到達了一座名為某別院的酒店。一開始,以為酒店很簡陋。但很快發現,這家酒店其實很高檔豪華,和臺灣比,無論硬件還是服務,怎么也算得上四星以上級別。

  我們按序排好隊,在集中隔離健康觀察(留驗)承諾書上簽了字,酒店的入住須知清晰地告知我們所要注意的事項,比如如實登記報告;每日會進行兩次的體溫檢測填報(上午9點和下午2點);三餐發放時間為早上7-8點,午餐11:30-12:30,晚餐17:30-18:30,餐食會放在房間門口的小桌上,用餐后需自行打包放到門口地面,工作人員進行統一回收,用餐費用標準為每天100元;網購所需的東西,酒店人員會與送餐時間一致進行配送,但每個房間的快遞配送每周不超過2次;而對于排泄物也需要進行消毒,每次排便后須向馬桶投入酒店備好的消毒片。整個隔離期間的住宿費用標準為250元一天。這比臺灣的賓館便宜很多,畢竟這是在上海這樣的國際大都市的消費。

  大陸隔離,吃飯不重樣,每天都很充實

  進入約30平方米的房間,我將提前準備好的兩周量的手磨咖啡、普洱茶、餅干、堅果等各種零食飲品整整齊齊地擺放在吧臺,每天要創作和練字用到的筆墨工具等也放在了書桌上,運動要用的瑜伽墊也擺放好,開始迎接14天的隔離生活。

  其實,回大陸前,曾在臺灣媒體上看到大陸集中隔離點軟硬件臟亂差,但我的隔離經歷得出的結論卻正好相反。

  14天的隔離,我的生活并不枯燥。每天早上晨讀和直播課程、英文學習、書法練習,一切也以正常的流程進行,下午則進行40分鐘的原地慢跑和仰臥起坐,與團隊的會議、工作上的事務處理,也都按時進行。稍有閑暇空余,還會進行一些藝術創作,充實自己。

  酒店里的餐食準備得很及時,所有餐食一周幾乎都沒有重復,營養非常均衡,早餐會有菜包、燒麥、面包、雞蛋、酸奶以及不同的粥,午晚餐也都是四菜的標準,水煮蝦、燉排骨、小炒雞肉和各種蔬菜,葷素搭配非常豐富。從餐盒的包裝上仔細觀察,會發現第一周和第二周的餐食是來自不同的兩個中央廚房配送的,而我也從沒有吃到過重復的菜。

  慢慢適應了隔離生活后,為了更好地工作,我網購了能安放手機的支架,而新鮮水果則選擇直接向酒店訂購。

  吧臺上的零食隨著隔離時間增加而變得越來越少,書桌上的毛筆字卻越疊越多。在離隔離結束還有近3天的時候,工作人員通知我要再次進行檢測,此次需要從喉嚨處采樣。倒數第二天又接到通知,要我要打包好行李放在門口,等待專職人員進行消毒。眼看即將要結束隔離,我決定在最后一天為自己舉辦一個小型的書法展,紙張鋪滿了桌面和床,來慶祝出關。

  為了保障最后的安全,酒店在“顧客離店告知書”上清晰地講解了不同隔離結賬方式,方便我們自行結賬。終于,填完隔離健康觀察解除告知單,拿到檢驗報告單之后,我們當時一同進來的7位人員再次集中排隊,也因為這樣的緣分,我認識到了其中一位臺商,他已經是第二次入境隔離了,另一位是爺爺帶著小孫女,他們是疫情暴發前從北京到加拿大,此次好不容易才從加拿大輾轉回到上海。

  一切檢查完畢,我們走出酒店,自行叫車離開,我的隔離生活也正式宣告結束了。

  我回歸了原來生活,但回顧這14天,卻得到了很多感悟,而最大的感悟是,我終于懂得了大陸為什么能在短短3個月時間內在疫情防控方面取得戰略性勝利,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我,這與大陸的黨政軍民學以及整個國家上上下下團結一致分不開,真的和大陸領導人的人民至上理念分不開,和大陸高度發展的互聯網大數據技術,以及大陸的國家體制分不開。我慶幸早日返回大陸。

 。ㄗ髡呦蹬_籍佛教藝術家)

編輯:張依依

相關新聞

要聞

更多

評論

更多

獨家

更多

視頻

更多

專題

更多

活動

更多

漫說

更多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港澳臺節目中心版權所有

时时彩软件完美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