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中國黃金周,為何舉世關注?

2020-10-11 19:42:00來源:玉淵譚天微信公眾號

  這個中國黃金周,為何舉世關注?

  國慶假期已經結束。

  朋友圈里的熱鬧勁兒還沒散去,我們在朋友圈里看“風景”,而外媒也紛紛把目光投向中國,觀察著中國復蘇的景象。

  譚主注意到,今年外媒對于中國的國慶假期異常關注,僅BBC就在8天內報道了5次,不僅報道集中,而且范圍很廣。

  從英美的國際新聞媒體巨頭到瑞士、波蘭、韓國的國內媒體,全世界都在用不同的語言關注著同樣的話題。

  外媒眼中的中國國慶假期是什么樣的?

  有的看見了井噴的消費需求。

  在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的報道中,一些機構觀察到了黃金周期間,餐館預訂次數和中國家庭旅游的人數都創下了新紀錄。

  有的看見了涌動的人潮。

  《紐約時報》1日的一篇稿件中,描繪了這樣一幅圖景:

  人們擠在火車車廂里,擁擠在古廟里,做著其他國家的人們仍然夢想不到的事情。

  中國出行、旅游、消費的變化都被外媒看在眼里,這兩天公布的一項項數據也更有說服力。

  13%

  53%

  62%

  這是假期中國內日均航班數、網聯平臺餐飲業交易金額、投遞快遞包裹同比增長的數據。

  這些“火熱”的數據說明中國出行、消費、市場的各項指標都在回暖,甚至已經超過了去年同期,中國在遭受疫情之后能夠實現如此迅速的恢復,是讓許多外媒“刮目相看”的原因。

  外媒眼中看到的大多數是熱鬧的景象。

  在這背后,還有一些更加值得注意的“門道”。

回看國慶假期,有一個關鍵行業是繞不開的,那就是旅游業。

  各方跡象表明,今年黃金周最火熱的三個關于旅游的詞匯:

  國內游

  大西北

  冷門景點

  三個關鍵詞之間的聯系密不可分。

  首先是國內游,這是今年中國旅游市場增長的主題。

  而這在往年是難以想象的。

  文旅部十四五規劃專家委員會委員張輝表示,從2010年開始,出境旅游增長速度一直是高于國內旅游的。

  而到了今年,形勢逆轉。

  至于主要原因,張輝認為還是因為各國疫情形勢嚴峻,人們難以出國。

  但去年,英國媒體的一份調查結果表明:即使沒有疫情影響,一種趨勢也已經在形成。

  今年國內游火熱的勢頭,其實在疫情發生之前就已經展露。

  在該報所做的消費調查中,安全是選擇國內游最重要的因素,46%的受訪者提到了這一點。

  在考慮安全因素時,國內的旅游顯然比路途遙遠的出境旅游更給人踏實感。

  調查還顯示,收入較低的受訪者更傾向于把便利和成本作為選擇國內旅行的理由,而收入較高的中高收入消費者則認為,出境購物的必要性下降。

  對旅行安全的需求,在今年變得更加迫切。

  而海南離島免稅等事業的發展,也能滿足人們購物的需求。

  此時此刻,大家開始重新審視國內游。

  這也許是一種“價值再發現”。

  這種“價值發現”還體現在目的地。

  今年,西北地區成為了新的“爆款”。

  以往的數據顯示,全國60%以上的旅游市場集中在東部和中部地區,多為“周邊游”的形式,而包括陜西、甘肅、寧夏、青海、新疆以及內蒙古一部分在內的西北幾個省份的客流主要來自區域外,因此也相對冷門。

  今年,需求方向發生變化。

  攜程發布的旅行報告表明:

  今年“大西北”國慶熱度暴增475%,其中甘肅熱度增長最快,蘭州沖上了熱門目的地前四名。

  拉薩酒店預訂量增幅最大,訂單量同比暴漲逾6倍。

  香格里拉、張掖、敦煌的增速都翻了2倍。

  新疆地區航空售票和加油類消費金額同比增長2倍以上。

  這也是今年的旅游數據最為亮眼的一部分。

  新疆方面給的一份數據顯示:雙節長假期間,喀納斯景區已接待游客超過50萬人次。

  對這個數字,喀納斯景區外宣辦主任趙紅梅有些驚訝,她在電話里對譚主說:

  “有點超過了我的預期!

  人們發現的價值是什么?

  文旅部十四五規劃專家委員會委員張輝認為,從用戶的角度來看,首先還是景觀。

  “西部地區像新疆、云南,包括甘肅、寧夏這些地區,因為它們沒有經過大規模的工業化,生態環境、自然條件、整個景觀質量相對于東部地區都具有優勢的!

  這和近年來中國生態環保方面的措施有很大關系。

  在“十三五”規劃中看到:

  當年,生態文明建設首次上升為國家戰略,環境質量指標第一次成為約束性指標。國家對土壤、空氣、水和森林覆蓋率都有了硬性標準和規定。此后,環保政策的執行力度大大加強。

  中央對于破壞秦嶺、祁連山等西部地區生態環境事件的查辦力度之大也是全國有目共睹的。

  2018年,西北五個省級行政區的社科院共同發布了一份《中國西北發展報告》,里面對這些地區近幾年的環保行動進行了總結:

  “近年來,西北地區不斷強化三江源、祁連山、黃土高原、防沙帶等重點生態功能區及生態敏感脆弱區的保護和生態修復;推進伊犁河、額爾齊斯河、環青海湖、湟水河、黃河等重點流域綜合治理,加強水污染防治!

  這些地區聽上去是不是很熟悉?

  祁連山、環青海湖、伊犁河……都是今年朋友圈中公路旅行壯美風景的定位,都是今年旅游大火的地區。

  看完后,譚主想起了一句話: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誰在推動這種價值發現?

  總結下,專家們都不約而同的提到了“路”。

  中國文化和旅游產業研究院院長鄒統釬講的很形象,他提到抖音上點贊量驚人的“318國道”。這條國道終點在西藏的日喀則,以一路上絕美的高原風景著稱。

  中旅旅行目的地營銷專家頓繼東分析到:

  疫情后,人們在旅游出行產品和出行方式選擇上也發生改變。由于人群密度過高,幾十人乘一輛大巴車的傳統跟團游受到冷落,而一家一團的小團游、定制游、自助游、自駕游、房車游在這次黃金周更受歡迎。

  他認為,西北西南地區交通環境及旅游配套設施非常適合小眾化的旅游產品和出行新方式。

  有了路,就有了可能性。

  近年來,西北地區的路網密度經歷了一個迅速發展的時期。

  一份2017年的公路行業報告表明,從增速來看,由于近年來西部道路建設的推進,西北人均路網密度以每年接近17%的速度增長,遠超其他區域。

  除了看的見的路之外,還有一條看不見的“網路”也十分關鍵。

  無論是文旅部的專家,還是旅游從業者以及景區管理人員都頻頻提到“直播帶貨”。

  無論是路,還是網,都屬于基礎設施建設范疇。

  而這些改變和提升,很大程度都是一項工程帶來的:

  “脫貧攻堅”

  2016年至今,全國有780個貧困縣脫貧摘帽,基本都集中在中西部地區。

  貧困地區要發展,首先要提升基礎設施水平,隨著水、電、路、網的配套,打通了人、物和信息的流通渠道,才能讓貧困地區進入經濟循環發展的大圈層中。

  而數字技術的發展,更是彌補了西部地區發展的差距。

  舉個簡單的例子,地處秦巴山區的甘肅隴南市成為全國唯一的電商扶貧示范市,全市網店、微商等電商經營體數量達到1.4萬余家,累計實現農產品電商銷售額200多億元。

  不僅是硬實力的提升,軟條件也在改變。

  在擺脫貧困的過程中,隨著駐村工作隊、扶貧工作人員的深入工作,更加難得的是貧困群眾的精神面貌的變化,以此帶動整個西部地區軟條件的改善,也至關重要。

  而扶貧中的另一項措施也無形中推動了東西部地區的連接。

  譚主一位浙江的朋友自駕去青海旅游,他們在鹽湖等旅游景點掏出身份證買門票時被告知可以免票進入。

  原來在“東西部扶貧協作”中,浙江對口支援幫扶青海,作為回報,青海的許多景點都對浙江人免費,這樣的意外驚喜讓很多人加深了對西部地區的印象,提升了西部旅游的“軟實力”。

國慶旅游的火爆提升的不僅僅是消費和流通數據,背后還有更重要的意義。

  旅游包含了交通、游覽、住宿、餐飲、購物、文娛等多個環節,涵蓋許多領域。

  這是一個綜合性很強的行業,光是靠行業本身的循環,就能帶動多個規模高于自身的行業發展和聯動。

  2018年,全球旅游業市場規模達1.8萬億美元,但與之關聯的行業的規模遠超這個數字。

  就說交通環節,涉及鐵路、公路運輸、機場建設、飛機租賃、乘用車銷售等多個細分領域,幾乎每一個都是萬億人民幣的市場。

  中國文化和旅游產業研究院院長鄒統釬認為,

  旅游在雙循環的發展中起著一個非常關鍵的先導作用。因為旅游的一個形態是人員的流動,人員流動起來以后引起物的流動。再加上它自己本身全產業鏈,圍繞著它的在6個環節里面的所有供應鏈都能夠被帶動。

  譚主總結了這一價值發現過程:

  保護情況良好,地貌獨特的自然環境→政府對道路基礎設施等配套的完善,進入地區的難度降低→網絡數字手段的推廣,產生圈層效應→出現“爆款”旅游目的地→創造超額收入→收入反哺當地各行各業,產生更多新的可能。

  而在這個循環的起點有一個核心要素。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曾經進行過總結:

  中國發展到今天,往未來看,應該往全球的“獨到性”使勁。

  他認為,從商業來看,“獨到性”就會帶來超額利潤,超額利潤就會帶來超額的投資,能推動更高水平的良性循環。

  如果將旅游目的地看作一種產品,盤點此次西北旅游的大熱,無一不是其旅游“產品”獨特的優勢帶來的。

  景色:不同于東部的草原、戈壁、荒漠、鹽湖

  傳播:在新生的短視頻平臺、社交電商平臺上大火

  人文:遠殊中土的風土人情、西部與東部新的情感認同

  旅游業的變化,反映的是一種來自供給側的變化。

  各行各業都開始出現更新的、更高水平的國產商品和服務,響應了人們對于美好生活的追求。

  這也讓譚主聯想到總書記在5月23日看望全國政協十三屆三次會議的經濟界委員,并參加聯組會時發表的重要論斷。

  總書記當時指出,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意味著要把滿足國內需求作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生產、分配、流通、消費更多依托國內市場。這個循環要暢通起來,就必須構建完整的內需體系。

  “特別是供給體系和國內需求要更加適配!

  5月以來,總書記在多個場合對于“大循環”的闡釋在不斷深入細化。

  7月,強調了“大循環”與“雙循環”的內在邏輯關系。

  8月,對加快形成新發展格局提出極具針對性的具體要求。

  9月,在科學分析形勢的基礎上再次強調了新發展格局的思想。

  從中央到地方,從宏觀到微觀,事關全局的系統性、深層次變革正在發生。

  國慶假期的火爆旅游是疫情之后一次生動的實踐。

  我們看到抖音上閃耀的大唐不夜城、青海湖環線的公路旅行、小紅書博主推薦的漢服、武漢的電音節。

  新的,更好的服務和產品適配的結果不止于此。

  看看企業服務的釘釘、醫療服務的丁香園、電動汽車的蔚來、食品飲料的元氣森林、玩具的泡泡瑪特,國產品牌正在占領C位。

  這些品牌依托新興的社交電商、短視頻平臺迅速傳播,改變著人們對中國制造和服務的固有印象……

  變化,就在你我身邊發生。

編輯:魏倩

相關新聞

要聞

更多

評論

更多

獨家

更多

視頻

更多

專題

更多

活動

更多

漫說

更多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港澳臺節目中心版權所有

时时彩软件完美破解